【电视人】陈数:姐弟恋中演姐姐的要索爱

2015年07月12日     
【电视人】陈数:姐弟恋中演姐姐的要索爱
摘要导读:知性、优雅、款款风情,每一次见到陈数,脑中总会自动触发这些描述词.她的声音很美,即使是私下的谈话也不失其婉转韵致,在节奏的顿挫间,似乎就把我们从稀松日常带向了光影舞台,而那舞台之上,正在上演着一出《剧场》. 陈数在《剧场》中饰演一位话剧演员郁珠,这...


知性、优雅、款款风情,每一次见到陈数,脑中总会自动触发这些描述词。她的声音很美,即使是私下的谈话也不失其婉转韵致,在节奏的顿挫间,似乎就把我们从稀松日常带向了光影舞台,而那舞台之上,正在上演着一出《剧场》。


陈数在《剧场》中饰演一位话剧演员郁珠,这是一个超出她本身年纪的颇有年代感的角色,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当然,《剧场》中最令人注目的还要属那段不容于世俗的姐弟恋。与小自己10岁的翟天临谈恋爱,陈数直言“不容易”,“演姐姐的人很辛苦,要主动去接近对方,感觉真的是在索爱啊!”

陈数说自己很喜欢演爱情戏,而生活也给了她相应的安排。虽然是通过相亲这种土到被嫌弃的方式,陈数与钢琴家先生赵胤胤的婚姻却像是缘分注定。婚后的日常将浪漫融于平淡,就像Notting Hill集市的一瓶花,心动于最简单的绽放。

生活中的陈数很喜欢读书,醉心于文字中的大美。她还喜欢旅行,从中去寻找对世界的宽恕。她称这几年最触动自己的一位女性是林青霞,“不是说她依然在镜头面前挥洒自如,而是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接受自己年龄的从容,我希望自己也能有像她那样的修为。”




色:为演姐弟恋主动接近翟天临】


■我要给翟天临一些更具体的push,比方说去拉他的手,再比如他回北京电影学院上课,我还给他发短信说:你回北京别忘了我

新浪娱乐:《剧场》中的郁珠也是一名话剧演员,出演这个角色是不是挺有认同感的?

陈数:郁珠这个角色一定是在职业性上离我最近的了,《剧场》的舞台对于我来说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一个地方。事实上,我觉得我和严歌苓老师真的很有缘,当年的《铁梨花》可以说是一次非常好的合作,也让我获得很多的赞誉。在拍《铁梨花》的时候我就听说有《剧场》这个剧本,可能很快就要开机了。我虽然只听到“剧场”这两个字,除此之外一无所知,但也心生向往,甚至还萌生过一个念头说,有没有什么配角可以让我去扮演一下。

新浪娱乐:没想到还真演成了?

陈数:是,没有想到在扮演了那么有金属质感的铁梨花之后,这么一个充满艺术气质的女性角色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对这个剧本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在看了两三集之后就非常确信要演,当时周边一片反对声,因为觉得在现在这样一个市场环境当中,这个作品无论是名字还是包装都不是特别商业。所以我特别开心杨文军导演跟我有同样的感受,他在看到剧本之后欲罢不能,当听说我有兴趣时就说,“摁住陈数,不让她走”。

新浪娱乐:但是您演这个角色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剧中的设定郁珠已经40多岁了。

陈数:事实上,我能够出演《剧场》,很幸运,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我还是稍微年轻了一点点,。开机第一个月我老问导演,“导演,我是不是不够老啊?”他就哈哈笑。导演也说,虽然在剧本当中郁珠的年龄大概是那个样子,可毕竟当姐弟恋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视觉的观赏程度,所以不能把这个女性的造型做得过于年长,否则也是有一点怪。

新浪娱乐:郁珠是个很有年代感的角色,您怎么理解她的感情选择?

陈数:其实对于郁珠这个角色我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对于她的命运我是充满了心疼和同情的。可能许多更年轻的观众不太能够切身体会到,但我的父亲母亲,他们在自己最美好的青春时光、最应该在舞台上绽放魅力的时候,却由于时代、命运的安排,无法在舞台上展现自己。像我爸爸去烧锅炉,只能抽空在锅炉房里练习,我妈妈也在工厂里,之后去精神病院做护工。这也是为什么我爸爸妈妈现在会跟着老干部艺术团去演出,因为那些年他们心里其实是有遗憾的,这种缺失可能伴随他们的一生。那么郁珠也依然如此,像她这样一个已经不再青春的女演员,在特定的历史中受到那么多身心的伤害,突然有一个年轻的男子,阳光、充满着朝气,带着对她多年的喜爱,让她感受到生命的一种希望。我觉得她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受了绝对不为当时世俗所容纳的姐弟恋。

新浪娱乐:您和翟天临演这种姐弟恋容易吗?

陈数:不容易。我觉得其实姐弟恋,演姐姐的人很辛苦,戏里虽然是王帆扬在主动追求郁珠,但生活当中因为自己的年龄和经验,我要主动去接近天临。因为他都是80好几后了,对于那个特定时代那种更深沉的等待的爱,我要给他一些更具体的push,让他松下来,时时刻刻不忘了这个爱意,来完成那些细腻的表演。比方说我会去拉他的手,再比如吃饭的时候我平时一般喜欢不说话,但这次我们俩老在一起聊天。他回北京电影学院上课,我还给他发短信说:你回北京别忘了我。这感觉真的是在索爱啊,我从来没有为一个演员操心过。

新浪娱乐:生活中您能接受姐弟恋吗?

陈数:其实我对于什么姐弟恋、老少恋一直是抱着非常开放式的祝福心态。其实想想,那种更加传统的情感方式,比方说一个少年爱着这个女人,从少年到青年,一点点走近,最后相拥,在同一个城市,只能在写信、等待中爱着对方,这是一种很深沉的情感,我其实挺怀念的,我觉得那个更像爱,而不是激动。

新浪娱乐:假如您先生要是其他方面跟现在都一样,就是年龄比您小十岁,您还会像现在这样接受他吗?

陈数:大家都知道我跟我先生是相亲,假如他真的比我小十岁……我估计这相亲就不成立了。(笑)


家庭:很开心与继子越来越接近】


■我很开心的是,我和我先生的儿子通过这七年多的慢慢相处,彼此越来越亲近,有次在国外去洗手间,他一直盯着我的背影,确定我进了洗手间才回过头来吃饭

新浪娱乐:您和您先生的爱情故事让人很是羡慕,婚后还是这么浪漫吗?

陈数:我觉得浪漫是在于小的细节,绝对不是一个大的惊喜。比方说我们最近去伦敦看他的儿子,可能我们就是在Notting Hill集市上看见一瓶花,他就连瓶子带美丽的花一起买回来放在我们的房间里,我觉得这就是生活的浪漫。

新浪娱乐:看您在微博上经常发一家三口的照片,您跟先生的儿子有什么相处的诀窍吗?

陈数:我觉得孩子其实是最真实的,他可以通过大人的眼神、笑容、具体的细节感受对方爱不爱他。我很开心的是,我和我先生的儿子通过这七年多的慢慢相处,彼此越来越亲近,他开始学会关心我、体贴我。比方说我们从机场坐大巴下来人流很多,他爸爸都没在意,因为觉得反正顺着走就行了呗,但他就会拉着他爸爸找我,担心我走丢了。有次在国外去洗手间,他特别具体地告诉洗手间在哪,然我就去了。等回来后他爸爸会告诉我,他就一直盯着我的背影,确定我进了洗手间才回过头来吃饭。

新浪娱乐:您婚后有减少拍戏量、把重心放在家庭吗?

陈数:我有过这种想法,而且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好像婚后就越来越忙了……我跟先生商量了一下,他还是很支持我的工作。毕竟想想也对,当一些好的机缘来的时候,不珍惜也不合适。我有个朴素甚至容易令人发笑的价值观,就是:工作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新浪娱乐:觉得您和您先生的气场特别合,都很有艺术修养,有没有想着一起做点什么?

陈数:他很想结合他的钢琴和我的声音来做一点东西,因为很多人觉得我声音还不错,包括我们之前也给好朋友做过钢琴配乐的诗朗诵,所以看一看喽。



事业:林青霞带来触动】


■这一两年对于我触动最大的女性是林青霞,不是说她依然在镜头面前挥洒自如,而是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接受自己年龄的从容

新浪娱乐:看您的微博,发现您很喜欢旅行,旅行对您意味着什么?

陈数:我觉得我是个很喜欢看世界的人,我对世界充满着好奇,很想看看除了我身边的环境和人之外,别人是怎么生活的。这首先给了自己一种选择的自由,其次,让我更加接纳和原谅这个世界,让我自己的心变得更宽,而不会用一种很狭隘的、很单一的、很无知的方式去妄自评价别人。

新浪娱乐:您一般喜欢什么样的地方?

陈数:头几年会更加喜欢romantik的地方,比方巴黎之类的,但现在可能更喜欢纯粹的大自然风格,而非钢筋水泥城市,比方说阿尔卑斯山脚,苏格拉高地……我觉得这可能跟人的阶段性需求有关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做加法,开始喜欢做减法。因为时代的确太快了,我可能无力改变周围的环境和工作,但是在我能够选择的情况下,如果自己可以静一点,我觉得就会很幸福、很舒服。

新浪娱乐:您是一个非常喜欢读书的人,平时拍戏都会带着吗?最近读了什么书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

陈数:拍戏肯定带,最近刚刚拿到这本《人间词话七讲》,是叶嘉莹先生所著写的。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对中国的文字有非常深厚的兴趣,我认为中国的文字、中国的诗词是有大美在里面的。包括小的时候看那些古典文学,比如《红楼梦》,当中那些诗词我是大段大段可以背的。长大后没有学成中文一直很遗憾,在这方面也学识甚浅,但是我一直对文字、文学充满了向往。

新浪娱乐:您以前也写过专栏,是不是打算自己以后再出本书呢?

陈数:越大越不敢写,小时候还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鲁莽,现在越大越对自己有自知。

新浪娱乐:您比较欣赏的女性都有哪些?

陈数:我觉得这一两年对于我触动最大的女性是林青霞。前段时间我看到一组她的照片,可能很多网友都看到了。我并不是想说她依然在镜头面前挥洒自如等等,而是我觉得在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她接受自己年龄的从容。我觉得这个是非常有魅力的,特别是做我们这一行,无可奈何的要在视觉上被许多的观众要求,你有任何的瑕疵都会被大家品头论足,这无形中给我们这个行业的女演员们带来压力。但是想想,如果只是作为一个女性来说,我更加希望拥有一个年龄应有的内心的从容,我希望自己能有像她那样的修为。

新浪娱乐:对自己的表演事业还有什么期待?

陈数:我有一个想法,什么时候中国能够拍《007》,我在里面可以演M夫人,多好玩儿啊。

新浪娱乐:上海电视节是最近的热点,您之前获过视后,也当过评委,能谈谈对这个奖项的看法吗?

陈数:上海电视节还是非常有影响力的,我自己做评委那一年,就跟评委会主席李少红导演说过,我说我们应该学习艾美奖,分分类。因为剧是有不同类型,艾美奖就会有喜剧类、音乐喜剧类、戏剧类,你无法想象一个喜剧表演特别棒的作品和一个历史大戏在一起PK,这个其实无论是谁赢,对另外一方都是不公平的。当然可能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分类型,我相信以后会的。


微信搜索壹心娱乐,添加关注

或扫描【壹心娱乐官方微信二维码】

文章标签: 陈数,剧场
评论
相关影人与作品
  • 陈数

    陈数